:::

臺中市政府

字級

:::
:::
現在位置首頁 > 文化節慶

文化節慶Cultural Festivals

2009開卷好書獎BV:蔡素芬《燭光盛宴》

  • 上傳單位/ Update Unit:臺中市政府文化局
  • 日期 / Date:2010-01-01
  • 觀看 / Views:5045

嵌入碼 嵌入碼:

程式支援Flash Player、MP4,使用iframe嵌入方式請將fromurl=請輸入貴單位網址字串修改,如fromurl=http://www.taichung.gov.tw/

【推薦理由】以女性觀點詮釋大時代故事,拋開歷史政治紛擾,轉而探索動盪時代中的家庭親情與愛情,藉由抒情筆調與寬容情懷,呈現了不同於過去家國小說的風景。作者暌違十年的力作,筆力與視野在台灣當代長篇小說中極具代表性。(郭強生) 《燭光盛宴》蔡素芬寫了9年。如果要追溯故事的開始,時間要拉回到十多年前,她以兩岸分離為背景寫過3個中篇,小說寫完了,小說裡的某些人物卻繼續活著,逼迫著她,似乎她必須將那些素材重新醞釀為一長篇敘述,作為詮釋歷史流動的一部分。 卻為何情鍾兩岸題材?蔡素芬認為,這也許和她國中以前的閱讀經驗有關。她是讀《滾滾遼河》、《藍與黑》,以及司馬中原、冰心、王鼎鈞、謝冰瑩長大的,後來又讀中文系,這些材料構成了她的「中國想像」。 然而奠定她重量級小說家地位的《鹽田兒女》,寫的又是南台灣基層百姓的悲歡離合,一頂鄉土文學作家的帽子,她一戴就是15年。 9年前蔡素芬開始寫《燭光盛宴》,但才剛起頭,小女兒就來報到,同年她又接下副刊編輯工作,再兼林榮三文化公益基金會執行長。繁忙的工作加上兩個女兒,她忙到身體一度以「喘不過氣」發出警訊,便去學畫以釋放壓力,其間她又編選任重道遠的九歌《九十四年度小說選》和《小說三十年》。換句話說,《燭光盛宴》被擱置了許久,像一塊石頭壓在胸口。 一直到最近一年,女兒長大了,蔡素芬下定決心把《燭光盛宴》的情緒拉回來,並靠著跑步培養撰寫長篇需要的體力。她知道再不寫,這小說就會永遠離開她了,卻不知道能不能撐下去。 如果寫小說是這般折磨人的事,蔡素芬為何非寫不可?她說不出理由,只知道一件事:寫作是她的天命,像是最終可以找到的一種呼吸方式。 小說出版後,文學評論家李奭學寫了一篇評論,說蔡素芬寫出另一種內容的台灣大河小說。 大河小說講3個命運交錯的女人,有大時代,也有小兒女。「外省人」白泊珍接受父親安排的婚姻,為白家傳宗接代後離家出走,與好友桂花去擔任軍護,認識了軍官龐正,1949年隨國民黨撤退來台,在眷村發展瓜子蜜餞事業。「本省人」菊子是到白泊珍家幫傭的寡婦,主僕之間發展出動人的情誼。卻有一意外的暗夜,菊子遭輪暴而受孕,產下一名智能不足的孩子。 而故事的敘述者「我」則是菊子的姪女,任職出版社,離婚有一個女兒。她受菊子之託給白泊珍送去一方藏著祕密的紙盒,因此認識白泊珍,並受僱為她寫回憶錄,後來又與白泊珍的已婚兒子熱戀,高潮迭起。 李奭學認為,《燭光盛宴》「把1950年代以來的各種台灣文學母題演練了一次」,對慾海翻騰的戲碼卻有意見,「我讀不出何以情節上必須如此,也看不出現實與床笫間有必然的聯繫。」